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著一碗杏仁乳酪跪在明妃的身側。“娘娘何必憂心,這宮裡有的是比娘娘更恨嘉嬪和皇六子的人。”明妃扶著額頭:“你是什麼意思,說明白點,彆整這些彎彎繞繞的東西。”“奴婢的意思是,六皇子太早顯於人前。皇上可不像先帝子嗣單薄,有六子七女。更何況還有三位已經成年的皇子,皇上如此偏愛幼子,難免讓人心慌啊。”“你說得對。”明妃想通了其中的關竅,整個人又張揚了起來。“本宮要去好好搓一搓嘉嬪的風頭,狠狠把她打壓下去。”...-

元鼎十年,春。

皇帝登基之後的第一子降生,龍顏大悅。

皇六子的百日宴,奢華無比。

“驚蟄姐姐,娘娘在殿裡發了好大的脾氣,摔了好多東西,您快去看看吧。”

小宮女臉上尚且帶著稚氣,她剛來臨華宮不久,出了事情隻知道找娘娘身邊的大宮女,卻不知驚蟄在明妃身邊根本就不受寵。

驚蟄,也就是謝令懿斂起眉目,不著痕跡地將自己的手從小宮女的手中抽出。

語氣一派溫和:“不必憂心,今日是皇六子的百日宴。嘉嬪娘娘和咱們娘娘之間一向有些齷齪,皇上這麼給皇六子的宴會臉麵,娘娘生氣也是應該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無妨,索性那邊有穀雨她們陪著,不會讓娘娘有事的。”

小宮女放下心來,朝著謝令懿福了福身子,轉身離去。

謝令懿微微抬一下眼皮,隻看見昏黃的宮燈裡,她的身影漸行漸遠。

劇情開始了。

謝令懿本就不是鄴朝人,她深知這個世界是前世她看過的一本小說《奸臣》裡的內容對映。

陸霽,陸家的長公子。表麵風光霽月,實則內心陰暗,把弄權柄,隻手遮天。不管是誰,隻要是觸及到了陸霽的利益,除了死,絕對冇有第二條路走。

但《奸臣》並不是一部點男的升級文,而是小綠江的言情戀愛文。再大的野心也會在女主這裡分崩離析,化為泡影。男主的一切初始設定都是為了和女主談戀愛的,大家懂的都懂。

女主宋無憂,本是六品小官家中的庶女,天真爛漫,單純善良。因姿容過盛,被家中的人送進宮中,卻一直不能受寵。

陸霽在一次宴會上與宋無憂相遇,她如稚子般單純善良的內心讓陸霽不可自拔。宋無憂就是陸霽心中那一抹純白的月光。

而宋無憂的美貌不可能一直都沉寂在後宮之中,在皇帝想要寵信宋無憂的時候,陸霽果斷髮瘋,弄昏了他,成功守衛自己白月光。

愛情的力量讓陸霽遇神殺神,遇佛殺佛,像坐了火箭一樣飛速攀升,直接坐到了丞相的位置上。

此時陸霽已經在大鄴可以隻手遮天,他弄死了皇帝,扶持了自己妹妹所生的八皇子登基,和宋無憂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。

至於她,謝令懿,陸霽他爹辛辛苦苦打造的一個完美的奸細,開篇就死了。

謝令懿不想對著這個發癲的劇情有過多的評價,槽點太多,她無處吐槽。

但就她對陸霽的一點瞭解來看,他還冇有像小說裡麵的那樣,那麼無腦。

當然,劇情的力量是無窮的,說不定陸霽的腦子就是從今天壞掉的呢。

今日,就是陸霽和宋無憂的初遇。

“驚蟄,娘娘叫你進去。”穀雨對著殿外喊了一句,語氣有些倨傲。

謝令懿笑著走近,眼神打量著穀雨。她身著簇新淺綠色襦裙,梳著雙環髻,模樣端正,渾身上下無不顯示著她極受明妃娘孃的喜愛。縱使和謝令懿同為大宮女,地位也是不一樣的。

謝令懿好心提點道:“皇六子百日,皇上重視得很。娘娘隻預備了一件蜀中進貢的料子給皇子添新衣,未免有些落人口舌了。”

穀雨睨了她一眼,一副讓她彆多管閒事的模樣:“嘉嬪出身低賤,還用得著準備什麼貴重的東西?”

“穀雨姑娘慎言。”謝令懿深深看了穀雨一眼,心道上天不公,怎麼就讓自己開篇就死掉了呢?

明明有更加腦殘的存在。

***

謝令懿的腳剛邁進臨華宮,迎麵就飛來一盞茶盞,碎在了她的腳邊。

“本宮實在難嚥下這口氣。憑什麼嘉嬪那個賤人能先生下皇子,憑什麼她的兒子這麼得皇上歡心!驚蟄,你說本宮該怎麼辦?”

謝令懿示意旁邊的小太監收拾了滿地的狼藉,自己捧著一碗杏仁乳酪跪在明妃的身側。

“娘娘何必憂心,這宮裡有的是比娘娘更恨嘉嬪和皇六子的人。”

明妃扶著額頭:“你是什麼意思,說明白點,彆整這些彎彎繞繞的東西。”

“奴婢的意思是,六皇子太早顯於人前。皇上可不像先帝子嗣單薄,有六子七女。更何況還有三位已經成年的皇子,皇上如此偏愛幼子,難免讓人心慌啊。”

“你說得對。”明妃想通了其中的關竅,整個人又張揚了起來。

“本宮要去好好搓一搓嘉嬪的風頭,狠狠把她打壓下去。”

果然還是冇懂。

不知道是不是陸慶的基因突變,陸霽和陸綰淑兩人的智商可以說是雲泥之彆,一個高峰,一個窪地。

至於誰是窪地,那就不用多說了。

謝令懿臉色不變,將手中的杏仁乳酪遞給陸綰淑。

她翻了一個白眼:“都什麼時候了,還想著杏仁乳酪。”

雖然如此,她還是接了過來,小口小口地細細品嚐。

“娘娘為何要與嘉嬪硬碰硬?平白為她分走一大半的仇恨和目光。”

謝令懿看了看陸綰淑的臉色,繼續說道:“娘娘越低調,朝堂之上的人就越會相信六皇子深得皇恩,朝堂與後宮聯絡密切,一點風吹草動就足以激起千重巨浪。到時不用娘娘出手,其他人自會出手的。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娘娘隻需將嘉嬪捧起來,忍一時風平浪靜。”

“本宮知道了。”明妃有些不耐煩,她本身就不是什麼溫柔的性子,現在讓她去捧自己仇人的臭腳,她實在咽不下這口氣。

“你去找哥哥,告訴他從宮外給本宮蒐羅一些新奇但便宜的玩意來。”

“娘娘?”

“本宮自會給嘉嬪送一份貴重的禮物,這些是為了羞辱她的。本宮要讓她知道,自己從民間來,註定不配享受這宮裡的榮華富貴。”

所以羞辱嘉嬪就是送兩份禮物嗎?

謝令懿真的不是很能理解她的腦迴路。

***

謝令懿得了明妃的許可,特許出宮采買。

街上人流如織,小販的叫賣聲不絕於耳。昌平街緊鄰皇城,多是皇親貴胄和達官顯貴居住。

陸府並不十分奢靡,至少從外表看起來是如此。天子腳下,尤其是當今天子還是勤政愛民的好皇帝,不管是陸慶還是陸霽,都不敢大張旗鼓地享受。

十年前被滿門抄斬的謝家足以給所有人當頭一棒。

當今天子並不是像先帝一樣好糊弄,彼時一登基,在根基尚未穩固之時,直接把謝家抄了家。

謝令懿揚著嘴角,眸間的笑意卻顯得虛無。

正想著,身後突然傳來了少年的聲音:“明昭姐姐,剛剛我就覺得是你。冇想到真的是你啊。”

謝令懿一怔,明昭……

這是她在陸府的時候,陸霽改的名字。

隻不過後來她被陸慶指給了要入宮的陸綰淑身邊,為了與她身邊的兩位貼身丫鬟的名字相稱,陸綰淑又給謝令懿改了名字。

謝令懿回頭,果然是陸霽的小廝聞達。

聞達年紀小,臉上還一團稚氣,也不知道陸霽怎麼看上當時還一團孩子氣的聞達的。

難道他從小就偏愛傻白甜氣質的人?

謝令懿思緒飄忽了一瞬,旋即自己否定了自己。

她揚起微笑:“聞達,你怎麼自己跑出來了?不待在公子身邊侍候。”

聞達撓頭:“不是啊明昭姐姐,我今日就是陪著公子出來的。”

“啊?”謝令懿挑眉,冇聽說陸霽還有逛街的癖好啊。

“怎麼,覺得很驚訝嗎?”

那一道聲音如擊玉般冰冷,聲音淩淩清冽。

他著了一身青色常服,墨發垂至腰間,發間彆了一隻沉木簪。身形碩長,挺拔如鬆。狹長的丹鳳眸眼尾上挑,勾勒出貴氣的弧度。

嘴角微微上翹,似乎帶著幾許溫柔的笑意。他壓低了聲音,卻難掩其中的揶揄的意味。

“公子。”謝令懿福身,給陸霽行禮。

陸霽嘴角的弧度平淡了幾分,他瞥向謝令懿,似笑非笑。

“明昭入了宮之後,規矩學的是越發好了。比起宮裡的老嬤嬤還要規矩幾分。”

“公子說笑了,驚蟄年歲尚小,自然比不得嬤嬤們。”

一個明昭,一個驚蟄,就像兩條渭涇分明的河流。

謝令懿在提醒陸霽,她已經不再是和他一同入學堂的明昭了。

她是陸綰淑的人,和他陸霽再無乾係。

陸霽輕哼一聲:“早說了讓二妹妹多讀點書,用驚蟄來做人名,也太難聽了。”

謝令懿:……

這是為了來顯示自己的才華,連自己的妹妹都可以嘲諷的嗎?

“公子,明妃娘娘讓奴婢蒐羅些有趣的小玩意,來獻給六皇子。奴婢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“嗯,去吧。”

謝令懿窈窕的身影漸漸隱冇在人群之中,陸霽收回視線,輕輕搬弄了一下自己的玉扳指。

聞達大大咧咧的問道:“公子,明妃娘娘不是書信來讓您幫忙蒐羅嗎?怎麼明昭姐姐自己去了?”

陸霽看了他一眼,眼神涼涼:“就你話多。”

聞達搞不清楚狀況,但還是敏銳嗅到自家少爺身上不滿的氣息。

“那我們還接著逛嗎?”

“多嘴。”陸霽沉默了一會,“回府吧。”

-於她,謝令懿,陸霽他爹辛辛苦苦打造的一個完美的奸細,開篇就死了。謝令懿不想對著這個發癲的劇情有過多的評價,槽點太多,她無處吐槽。但就她對陸霽的一點瞭解來看,他還冇有像小說裡麵的那樣,那麼無腦。當然,劇情的力量是無窮的,說不定陸霽的腦子就是從今天壞掉的呢。今日,就是陸霽和宋無憂的初遇。“驚蟄,娘娘叫你進去。”穀雨對著殿外喊了一句,語氣有些倨傲。謝令懿笑著走近,眼神打量著穀雨。她身著簇新淺綠色襦裙,梳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